26日晚,在东京奥运会女子举重55公斤级比赛中,菲律宾选手迪亚兹以一分优势击败中国选手廖秋云获得冠军。

  这是菲律宾自1942年参加夏季奥运会以来,首次获得奥运金牌。

  迪亚兹出生贫寒,夺冠时已经30岁,她的教练高凯文是中国人。

  虽然中国选手没有夺冠,但消息传出后,中国从官方到民间都对迪亚兹不吝赞美。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第一时间送上祝贺,称这是“历史性的胜利”。

  新华社用“如有神助”称赞迪亚兹的表现,其他中国媒体也全部做了正面报道。

  在环球网微博评论下,热情的网友们一致表达了对迪亚兹的祝贺和称赞。

  然而,中国人的好意,似乎并没有被迪亚兹以及一些菲律宾媒体收到。

  夺冠后,迪亚兹在社交媒体上上传一张身穿印有中英双语所谓“西菲律宾海”的T恤。在外国记者会上,她再次提及南海问题,并强调自己代表菲律宾“打败了中国”。

  1

  坦率地说,菲律宾的这枚首金,迪亚兹的这个冠军,的确来之不易。

  迪亚兹出生于菲律宾南部三宝颜市,是一名三轮车夫的女儿。教练高凯文说,她的家“一间小屋子住了几代人,兄弟姐妹很多,母亲也没收入,是真的贫寒。”但迪亚兹自己很努力,不仅在竞技成绩上取得突破,还是现役军人,其余时间也用来读书。2019年,她一度因资金短缺而无法训练,不得不在网上发起众筹,以支撑自己的奥运梦想。

  贫寒并非唯一的阻碍,考虑到举重运动的性质,一般选手在25岁之后还能坚持的不多。

  到高凯文受菲律宾华侨之邀执教时,迪亚兹已经28岁了,参加过三届奥运会的她在举重场上已然是老将,而且5年前她已经在里约奥运会上收获一枚银牌。

  备战东京奥运会期间,由于疫情,健身房关门、缺乏举重设备,高凯文带着迪亚兹和她的男朋友兼体能教练,在吉隆坡的公寓底层车库里练习,在农庄的后院里练习。没有杠铃,一根木棍和两个分别重10公斤的水桶成了临时道具,高凯文还担任起厨师。

  高凯文说,那段期间真的很辛苦,买菜煮饭都得自己来,加上经费不多,省吃俭用。

  艰辛的付出获得了回报,夺冠后,杜特尔特与迪亚兹视频连线,称赞她的成就“让整个国家欣喜若狂,所取得的成就就是菲律宾人民的成就。”

  杜特尔特还表示,他将授予迪亚兹一枚总统荣誉勋章,以及一笔由政府提供的总价值达1300万菲律宾比索(约合人民币167万元)的奖金。作为现役军人,军方还将为她提供一套三宝颜市的房产。

  中国驻菲律宾大使也送上祝贺。大使表示,除了投资和贸易,中菲两国还可以在许多领域开展合作,体育就是其中之一。希望两国未来的合作能够取得更多丰硕成果。

  高凯文在获胜后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希望中国看到其他国家获胜能有接受的胸怀。一个运动项目要发展得好,就必须要有竞争。

  同为发展中国家,菲律宾取得了值得整个民族骄傲的、扬眉吐气的成绩,中国人哪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在微博上,有网友把迪亚兹的胜利与许海峰当年为中国奥运取得零的突破联系起来,还有网友想到另一位来自东南亚的国手李宗伟,为他职业生涯未能圆梦奥运感到惋惜。

  也就是说,中国人没有把迪亚兹看作敌手,而是以非常淳朴的感情,把她看做李宗伟一样,值得尊重的运动员。

  2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夺冠后,迪亚兹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一张身穿中英文双语所谓“菲律宾西海”T恤的照片,并配文“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

  在归国后的外国记者见面会上,迪亚兹说,这件T恤是别人送给她的,她穿上T恤是想给那些“不太了解领海、国际争端和政治的普通人”“一个信号”,“菲律宾西海是我们的”。

  菲律宾西海是菲已故前总统阿基诺三世创造出来的一个概念,以污蔑中国“入侵”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和领海。

  迪亚兹更声称,中国举重队“对于高凯文没有在比赛前,私下提醒他们有关迪亚兹的信息而感到不满”。

  她说:“教练当然没有与中国队分享......我想‘他为什么要分享?他在这里是在协助我,使我更强壮。’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与政治,或海上的国际议题牵连着。”

  迪亚兹还说,虽然没有战争,但她代表菲律宾“打败了中国”。

  “中国队不满迪亚兹教练不向他们告密”,这成为菲律宾一些媒体的大标题。

  而“德国之声”更是在报道中添油加醋地说,高凯文“情绪复杂”,因为像他这样帮助其他国家运动员夺冠的教练员,都会被中国人称作“叛徒”。完全无视了中国媒体和民间对高凯文和迪亚兹表现的赞誉。

  事实上,在获得奥运银牌后,迪亚兹就已经是菲律宾的名人,备战工作本不该如此艰难,也与她涉及政治有关。2019年,菲律宾总统发言人出示了一份名单,指责迪亚兹参与传播有关杜特尔特家人接受毒品资金的谣言,阴谋推翻杜特尔特政府。迪亚兹随后在电视节目上哭诉,自己担心自己及家人遭政府威胁和暗害。

  迪亚兹夺冠后,不喜欢杜特尔特的西方媒体及菲律宾反对派媒体有了别样的兴奋,他们将迪亚兹描绘为反对派,要求杜特尔特道歉。

  3

  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对“补壹刀”表示,所谓“菲律宾西海(西菲律宾海)”,是阿基诺三世政府用以指称与中国南海地区有争议的一片海域,其中涉及一些岛礁争端,“菲律宾西海”这个词本身没有得到国际承认。

  体育是超越政治的,尤其是本届奥运会在“更高更快更强”之外,还特意强调了“更团结”,迪亚兹的中国教练之所以愿意执教她,是因为看中了她的资质与坚韧不拔的精神,是帮助她作为一个体育弱国的大龄运动员证明人类的潜力与可能性所在的,不是在战场之外“打败中国”并回头操弄民族情绪的。迪亚兹夺冠是奥运精神的体现,但她在政治上的发言,背离了奥运精神。

  许利平表示,迪亚兹作为现役军人,其看法代表了菲国内部分“亲美反华”强硬派的政治主张,这种主张与杜特尔特外交政策是不相符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中国解决南海问题的一贯方针。除中国外,菲律宾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都有海洋权益争议。各国民众都会在情感上站在本国立场上考虑问题,但是借用这种情感做过度渲染挑动激烈对抗,引狼入室,决非菲律宾之福,阿基诺三世外交政策的失败以及杜特尔特上台后180度的调整,已经说明了一切。